现在位置:主页 > 设计&生活 > 现代鲁滨逊

现代鲁滨逊
本刊记者 | 孙杨   栏目:设计&生活   来源:碳商   发表时间:2015-12-21   浏览:2074

      

      在一个小岛上与世隔绝地住上几天,是谁都曾有的愿望吧。

      金盛瑾因公司重组而失去了工作,同时债台高筑,妻子也离他而去,彻底绝望后,他爬上了汉江的大桥,纵身一跃。醒来之后,发现自己漂流到了一个小岛上,而这个小岛离城市的中心却也只有一江之隔。他尝试再次轻生,却怎么也死不了。戏剧的是,金盛瑾在城市的边缘陷入了鲁滨逊一般的境地,而他忽然发现,这里反而可以暂时告别城市生活的局促和毫无疑义的忙碌。他放弃了自杀的念头,开始在岛上过上了野人般的生活。

      这是韩国电影《金氏飘流记》里所描述的现代鲁滨逊的荒岛生活,这里没有现代化的通讯设施,除了男主角,别无他人。在这里,彻底孤独,彻底荒芜,没有任何人和事物可以失去,生命瞬间回到了最初的本质,“活下去”是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  在这座岛上,到处都是垃圾,金盛瑾每天对着锡罐讲话,把它当成唯一的朋友。一天,他在垃圾丛中发现了一个被丢弃的炸酱面的调料,于是点燃了他想要给自己做一碗炸酱面的希望。他当起了“农民”,开始了“春耕秋收”的生活,细心呵护着玉米的幼苗,暴风雨曾经摧毁了他的梦想,但是他始终没有放弃。直到有一天,他捧起了自己亲手做的一碗热腾腾的炸酱面,那一刻,他泪流满面。原来,梦想可以如此简单,满足感其实很容易得到。不需要多大的房子,多大的汽车,多少存款,需要的只是一碗炸酱面。

      人真的要被逼到绝境,在一个极端的情况下,比如在一个孤岛上生活一段时间,才能清楚地知道什么才是最简单的梦想与希望吗?

     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孤岛,一个可以疗伤的地方,在这里可以暂时忘却曾经的困扰,然后回归到生活的最本质。所以后来当警察发现这个荒岛上居然有人居住,强行把金盛瑾从这个岛上带回城市的时候,他是如此抗拒,誓死也要留在岛上。


现代人为什么喜欢住在岛上?

      岛屿是指四面环水并在高潮时高于水面的自然形成的陆地区域。除了面积大小之外,岛屿与陆地其实并无本质差别。因为岛屿与陆地存在着一定的连接性,又相对隔绝,恰好可以满足都市人希望暂时远离忙碌而焦躁的生活,寻求内心平静的愿望。当然,又不能完全隔绝,毕竟每个人都是社会动物,依然希望与其他人连结在一起。所以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富豪在赚钱之余,还要为自己购置一座岛,定期到岛上去静养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  在中国,有这样一座小岛,是游客心中的桃花源,也是无数文人雅士曾经定居的地方。去过这个地方的人,最羡慕的就是这个岛上2万人的常住居民,他们能在这样一个地方世世代代生存下去,实是人间幸事。这个地方就是厦门的鼓浪屿。

      从厦门码头出发坐轮渡到鼓浪屿,往返只需 8元钱,这里保留着最传统的渡海方式,每逢节假日,轮渡运送着几十万的游客来到这里寻梦。鼓浪屿最有魅力的,恰恰不是这部分。只有当夜幕降临或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,才能还原这个岛的本来面目。宁静,祥和,在这里生活的人们走路都比外面要慢半拍。
      鼓浪屿是个完全靠步行的小岛,岛上没有任何机动车,这里的原住民实践着最为简单的低碳生活方式。作家舒婷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鼓浪屿,在她给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一篇描写鼓浪屿的文章中,她这样写道:“鼓浪屿是个步行岛,法规中连自行车都禁止。养着一部消防车 ,为了不生锈,偶尔晚上出来活动,浇花或冲洗街道,小孩们便大喊大叫以为是恐龙。邮递员虽然配给了自行车却不敢用。小街小巷居多,路面忽高忽低,任你把车铃揿得再虚张声势,行人也不管不顾,依然悠闲地走在中间。因此邮递员们都负重如牛,总是超时超量工作。 ”

      “女人临窗隔街喁喁互叙家常,男人提着手机在拱廊上寻找信号,小儿跌跌撞撞溜出门缝,屁股夹着尿包,跋涉到新街玩具店,被邻家婆婆拎回,哇哇张圆了喉咙;岛上音乐学校的学生在调弦,涛声便一拍一拍陪着试音;美术学院的女孩子靠着短墙写生,不知不觉从日午的困倦和聒噪的蝉声中醒来,合上速写簿,伸个柔软的腰,掸落肩头的一朵落花。 ”

      就是这样一个至纯至朴的地方,给了无数作家以创作灵感,也成全了无数音乐人。这个岛上的音乐厅一年 365天每天都有免费的音乐会,这在全中国是独一无二的。很多音乐会规模并不大,也许只是孩子们的汇报演出,但就是这样一种约定俗成,使得这个岛充满了不做作的艺术气息。傍晚走在路上,经常可以看到小孩子们拎着提琴穿梭在羊肠小道上,隔几扇窗户就有优雅的钢琴声传出来。周淑安、李嘉禄、殷承宗、许斐平等都是从这个岛上走向世界的著名指挥家和钢琴家。

      这个岛自然也吸引了许多外来人口。在岛上一家足疗店里工作的小张是湖北人,一年前来到这里打工,便深深爱上这里。“我以前都不知道中国还有这样的像世外桃源的地方。我喜欢在这里工作,因为来这个岛上的大部分是游客,不像在我的家乡,大家都太熟悉了。我跟陌生人聊天会有种新奇感。 ”小张一边工作一边看着电视,看到新闻里说到哪个地方又有人自杀了,她就表情非常夸张、十分感慨地说:“啊!怎么会这样。有什么想不开的? ”

      当问到她从城市里过来,在这里工作闷不闷的时候,她说:“不闷啊。我每天不上班的时候也有好多事做啊。我可以上网、看电视、和朋友聊天、泡茶……唯一不太方便的就是买衣服,这里的衣服式样比较少,而且吃的东西也比较单调,因为都是给游客吃的,时间长了就觉得没意思。反正想进城了我们就去坐轮渡,也很方便。 ”

      如果有一天鼓浪屿被过度商业化了怎么办?中国有太多类似的故事。当地人说,政府有意不过度开发这里,因为如果有开发想法的话,早就在厦门市区和鼓浪屿之间架一座桥了,桥一旦架起,与城市连接,这种味道很快就会消失了。好在现在还是用轮渡,这种方式比较好。

      陶渊明在《桃花源记》里这样写道:“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其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著,悉如外人。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 ”鼓浪屿颇有这样的味道。如果在中国大规模城市化的进程中,还能多保留一些类似这样的能让人片刻宁静、返璞归真的地方,那才是一个健全的体系,小岛生活就不只是被人们无限留恋的远古的生活方式,也不只是富人的奢侈特权了。

千万不要像《桃花源记》所写,这种地方出去一趟,回来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内容:
  图片看不清?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
网友评论 此文章共有 0 条评论

暂无评论,欢迎发表您的意见!

杂志订阅

《ECO-NOMY碳商》 版权所有。
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摘编!       ICP备案:沪ICP01674783号    Email:eco-nomy@tanshangmedia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