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位置:主页 > 设计&生活 > 工艺生活的革命

工艺生活的革命
本刊记者:王如晨   栏目:设计&生活   来源:碳商   发表时间:2016-08-29   浏览:2749

      书桌上曾有个精致的翠玉白菜模型,那是2008年参观台北故宫博物馆时买的纪念品。三年来,近在咫尺,我却再也没有碰过它,也甚至难以想到它是一段旅程的标志。重新意识到它的存在,缘自一本机场买来的书 —一日本工艺美学大师柳宗悦的《工艺之道》。

      触动我的正是书的精神。《工艺之道》所讲,并非某种东西的制作方法,而是对工艺生活的呼唤,柳宗悦的“工艺”藏在民众之间,与实用结合,而非艺术家处心积虑的天才创造。柳宗悦收藏的工艺品,大都是名不经传的世俗工艺,比如无名的墨斗、床头柜、杂木桌、粗布、包袱布,却充满着无限生命力,与人朝夕相处,不是奢侈品与那被供养的神龛。

      起初我以为这不过是一种工艺文化上的民粹主义。这股发源于19世纪末俄国的社会思潮,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日本曾风靡一时,也是后来中国社会主义思潮来源之一。这一主义极端强调平民价值,将平民化和大众化作为所有政治制度合法性的最终来源,将平民作为政治改革的唯一决定性力量;《工艺之道》诞生前10多年,日本社会主义思潮同样活跃。书中迎合平民化的趋势十分明显。柳氏描绘的日本经典陶艺、茶道,几乎全以“低姿态小体量”存在,实用、大量、廉价。柳氏说,它们与创造它们的大众,透露着自然的睿智,“充满相爱的秩序之美”。

       而在他叙述那些名流工艺时,则充满讽刺乃至愤慨。他讨厌那些被当作神像膜拜的艺术品,认为那已远离实用,生命已远去,徒留下干枯的形式,它们与大众之间已无直接的联系,更多是交易。不过,柳宗悦并没有仅仅停留在民粹主义层面,而是借此进行着社会批判。《工艺之道》初创时,正是日本昭和二年(1927年)。那时日本西化风气浓厚,社会充满物质与机械主义,民间工艺失去上千年风貌,变得有些病态。

      他对工业文明对传统文化与精神的戕害充满痛恨。起初他隐晦地说,“我曾亲眼看到某个社会组织的恶化”。但最终未能忍住怒火,宣称病态的日本现代社会就是恶化的社会组织,它泯灭了日本工艺,导致人与自然,人与人之间疏离,社会失去公共之美,“无数的器物惨遭横死”。

      “今天的太阳依然从东方升起,而工艺的世界却沉没在黑暗里。 ”他说,美被某种力量劫持、虐待,日复一日衰退,最终堕入深渊,或者成为被供奉的神龛,远离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  柳宗悦继续前进了一步,认为不能保障“美”的制度不是好制度,一定要“封锁资本主义制度与个人之路”,走向社会主义。假如现有社会制度继续保持原貌,“经济瓦解与道德崩溃”定在咫尺。而包括他在内的众多思想家,将为了催生正确的社会而努力。

      柳宗悦的论述带有改良与中和的倾向。他说,并不会因为遵从大众,而仇恨天才,如果没有对天才的景仰,社会生活就会停滞。在我看来,在与丑陋的现实对抗中,这种执着于工艺世界的行动,可能更有悲剧精神。因为,暴力往往隐藏着不堪。每一个王朝更替、制度变迁,大多打着大众旗号,而最终牺牲最多的恰是大众。
      对于无法承担生命之重的普罗大众来说,柳宗悦的叙述,可能既能唤醒你的日常审美生活中的革命意识,在将批判表露之时,又不致于逾越现实威权的边界,走向极端。

      注:柳宗悦(1889—1961),日本著名民艺理论家、美学家。

      1936年创办日本民艺馆并任首任馆长,1943年任日本《工艺之道》所讲,并非某种东西的制作方法,而是对工艺生活的呼唤。柳宗悦民艺协会首任会长。出版有《柳宗并没有仅仅停留在民粹主义层面,而是借此进行着社会批判。悦全集》等著作。1957年获日本政府授予的“文化功劳者”荣誉称号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内容:
  图片看不清?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

杂志订阅

《ECO-NOMY碳商》 版权所有。
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摘编!       ICP备案:沪ICP01674783号    Email:eco-nomy@tanshangmedia.com